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寻秦记之嬴盈篇

作者:admin人气:336来源:


.
  田猎会上项少龙收了花,与赢盈约定时间后分离,却又发现无所事事,开始乱逛。逛了一会儿不觉来到河边,
无意中发现了赢盈的营帐。虽知道现在时间还早,却还是走了过去,正要叫唤嬴盈时,又改变念头,暗暗横下了决
心要把她弄上手,不如就进去给她来个突袭,横竖她开放惯了,必不介意。那就可快刀斩乱麻把她得到。


  项少龙正待入帐,却听到隐约呻吟声传出,眼光内移,只见管中邪和赢盈两人相拥被内,肢体交缠。嬴盈绝对
称得上是一个美女,身高一米七左右,正是绝佳的高度。


  貌美无比不说,身材更是极棒,几乎是整个秦国贵族年轻人的梦中情人。说真的,这么搂着一个丰满而充满青
春活力的动人胴体,兼之阵阵幽香随着被窝的温热送入鼻中,若说不血脉贲涨,就是骗人的了。


  项少龙心中怒火中烧,竟撞赢盈跟管中邪偷情,但偏是这种情况,特别使他容易燃起情欲之火。管中邪探手在
她背臀间来回爱抚。赢盈登时呼吸急促起来,水蛇般在他怀裹蠕动揉贴,更挑起管中邪的情欲火。管中邪的手扩大
了活动的范围,由她的大腿上移至俏脸,其中不可对人言的过程,令这对男女都生出既销魂又刺激的偷情滋味。


  那春情勃动的女人一对歼手缠上了管的脖予,献上香吻。


  项少龙心想无论如何不能让管中邪得逞,想要上前,不知怎么挪不动脚。项少龙心中暗恨,若不是管中邪,现
在享受赢盈亲热的就该是自己……赢盈身子颤抖想要离开,不料忽然管中邪稳定有力的手探了过来,抓起她的柔荑,
反手把她搂紧,在她雪白的胸脯捏了一把,接着响起赢盈的抗议咕哝,旋又被亲嘴的声音代替。


  这女的显在动情时刻,只象征式挣扎了两下,便主动吻上她丰润的樱唇,热烈地反应着,享受着肉欲上的刺激,
片晌后两人在温暖的绣被内拥个结实。赢盈身材丰满,但对男女间事却少有经验,这刻给激起了欲火,亦一发不可
收拾,一对手随着在她身上摸索起来,展开挑情手段。赢盈登时呼吸急速,身子变得又软又热,娇吟一声,瞠道:
「来吧!」不待说完,香风随来,一个火辣辣的动人恫体八爪鱼般将管中邪缠个结实。借着火光,定可看出她霞烧
玉颊的风姿。


  项少龙发现赢盈的外衣出奇地单薄,温暖滑腻的大腿更是结实丰浦,更显得人比花娇,媚艳无匹。在指尖的采
索下,动作反应像火般炽烈,身体不住在管中邪怀裹蠕动揉艰,不断抚摸他的项背,口中发出使人魂销魄荡的娇吟
声,谁都知道她渴求的是什么。尤其她明知他非是正在等待的情郎,仍然表现得如此放浪,可见她对男女之事相当
随便。


  管中邪不再客气,放心享受与她抵死缠绵的乐趣。赢盈站起来,快速脱掉衣服,扑下来时成了一个光滑温暖的
胴体,项少龙惊奇地发觉自己有了强烈的反应。


  管中邪一个翻身,半抱半压的把赢盈搂着,把她压在体下,贪婪地吻她的香唇,直至她咿唔娇喘时,才放开她,
眼光放肆地落到她不住起伏耸动的美丽胸脯上,道:「喜欢吗!」赢盈给他吻得娇体发软,娇媚横生的扭动着娇躯
呢声道:「今晚让人家陪你好吗?人家给你搅得身子都滚热了。」管中邪听了,掀掉被子,赢盈赤身裸体地躺在床
上,张开修长玉腿,咕哝了一声,媚眼半张、双颊粉红地娇吟着,摆动纤腰,集中精神去享受男女间肉体接触的欢
乐,帐内一时春色无边。


  项少龙瞪大了眼睛盯着如此美艳不可方物的佳人,更感体火难继,一时间心里更是蠢蠢欲动,有一种要把她按
到床上恣意挞伐的冲动……赢盈气质虽及不上纪嫣然,却也所差无几,而且青春年少,方在妙龄,无论那一点都是
教人情难自禁的惹火尤物,最引人是赢盈那饱满玲珑的肉体,正散发着迷人的青春活力,赤裸的曲线无限美好的上
身、高耸的酥胸,在朦胧的灯火中,勾画出无比动人的轮廓。


  最要命是她有点紧张的急促呼吸着,使上身丰满的肌肉微微颤动,更形成了使任何男人魂为之销的诱惑节奏。
难怪管中邪拚死都要勾搭上她了。项少龙看得馋涎欲滴,看着赢盈淫荡风骚,瞪了眼她高耸的酥胸,动人的肉体,
心中一热,差点要扑上去大快朵颐。赢盈感到了管中邪眼光的火热,含羞答答垂下嫩首。管中邪见此,凑到她耳边
道:「让我来把嬴小姐伺候舒服吧!」说完,大手探向那圆鼓鼓,热呼呼的令人迷醉的高峰,大嘴吻住她香甜的樱
唇。


  赢盈听了如此情话,心头一动,身体在管的抚摸下亦热烈的反应起来,小嘴里不停的发出诱人的呻吟,飘满了
整个帐子,并透过穿过帐门,传到了项少龙耳里。这呻吟声对项少龙来说更像催化剂,要不是意志坚强,就要把持
不住自己……赢盈显然还没有尝试过如此热烈的爱抚方式,更感到与管中邪接触的地方一股股说不清滋味的热流传
入体内,娇躯颤抖,呻吟吁吁。直到两人都感到呼吸困难的时候,管中邪才离开她的嘴唇,双手绕过她的玉臂,紧
搂着她。赢盈娇媚的白了他一眼道:「只是接吻已经如此消魂了,人家真是期待等会交欢的滋味,中邪啊,快要了
人家好吗?时间可不多哩。」管中邪知道赢盈与项少龙之约,闻此语眼中杀气具现,他带点报复意味地使出手力来
按,赢盈反而闭着眼睛,呻吟又重一些。管中邪被诱惑的有点愤怒了,加重力道,开始使劲揉弄她的乳房,手也伸
进她的下身用力揉弄她的阴部,赢盈感觉到有点不对:「中邪,你要干什么?轻点啊!」「我要干得你下不了床!」
管中邪发恨道,然后不顾她的挣扎,将赢盈的双腿象一个大字一样使劲分开用胳臂压在身体两边让她的屁股半抬起
来,这样赢盈的阴部就充分暴露在他的面前:她的阴阜丰满鼓凸,上面的阴毛漆黑油亮,长得非常浓密,向下围绕
着阴道口呈现出一个环形最后汇集到肛门,肉感很强的下身丰满白嫩,两片粉红色的肥厚小阴唇整齐的汇集在中间,
阴蒂延伸鼓起粗细一条如婴儿小手指般,蒂头如小蚕豆般大小鼓凸发亮。从她的下身看一定是一个欲望极其强烈的
女人。和她做爱是最为疯狂刺激的。


  「不许这样,再这样我要叫侍女了。」赢盈一边挣扎一边喊道。


  「哈哈,你叫吧!」管中邪戏谑的说道,更加使劲按住她,同时用手掌向她的丰满白嫩的阴部正中猛拍了几巴
掌,随着几声清响,赢盈浑身一哆嗦,闷哼几声,紧绷的身体放松了,管中邪不待她出声就迅速将两根手指插入她
已经水流不断的阴道里,双腿使劲卡住她雪白浑圆的两条大腿,开始猛力抽插。就算赢盈已经人事,在疯狂猛烈的
抽插下,依然浑身抽搐,呻吟喘息,奋力挣扎着试图闪开,但被管中邪卡着双腿紧紧顶在床边动弹不得,只得出声
哀求:「等一下啊,好麻啊,受不了了。」管中邪并不放过她,抽出手指,将赢盈拖到地上翻过身子,将她爬伏在
榻边双腿分开落在地上,用双手紧紧抓住她丰满白嫩的大屁股,毫不客气,伸手在她白嫩的大屁股上狠狠的抽打着。
赢盈在屁股疼痛的刺激下,下身的痒麻反而感觉轻微了许多,双腿也老实了。管中邪不给她喘息的时机,再次将其
翻身躺在床边,双腿高举到空中,自己站在地上再次将手指插入赢盈的阴道里,嬴盈只要喊叫反抗,管中邪就猛烈
的抽打她的大腿,甚至抽打她丰满的乳房,直到她再次进入状态。经过数百下连续的猛烈抽插,赢盈终于承受不住
了,头脑发晕,眼睛发黑,身体抽搐着达到了高潮,浑身不住的哆嗦,全身如水洗一般瘫在榻上。除了呻吟哼哼,
连喊叫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


  项少龙恶狠狠看着赢盈白嫩的屁股青一块、紫一块,乳房也都是红色的掌印,披头散发的样子,心里冷哼了一
声。管中邪也看到了赢盈的样子,心中发笑,但还是表现惶恐的作揖请罪。赢盈白了他一眼,躺在他的怀里,管中
邪搂着她丰满的身体,继续揉弄着她的大奶。赢盈体力也有点不支,闭上眼睛睡了过去。管中邪见状嘴角一动,铁
了心要耗尽赢盈体力,再加上欲火未消,又开始用手指开始抠弄赢盈的肉芽,手法熟练,随着他的玩弄,赢盈密穴
之中淫水也随之流出,阴蒂也肿了起来,管中邪见时机成熟抬起手狠狠照赢盈雪白的翘臀打去,丝毫没有放过赢盈
的想法。


  「啪!」一声清脆之声,赢盈「呀!」得娇叫一声醒了过来,很配合的转过身子与管中邪激吻在一起,唇枪舌
战交换着彼此的唾液,管中邪的手也从大奶下滑到了大腿和屁股上,轻轻的抚摸着光滑的皮肤。此时赢盈的呼吸再
次变得沉重而急促起来,管中邪将她身子放平,嘴唇含住了小小的耳垂,时而用舌头舔舐着耳窝,听着赢盈在耳边
说着「不要」,双手却把管中邪抱得更紧,管中邪一路往下吻着,划过脖子,到达了两座山峰,轻轻的含着右边的
粉红一点,舌头环绕着圈点含吸咬,左手捏玩着左边的山峰,右手慢慢地往下方的芳草之地挺进。赢盈秀眉微皱「
嗯……啊……」的呻吟起来,下身已成一片汪洋。


  听见赢盈的呼吸声越来越重。管中邪翻身上马,把赢盈骑在了身下,用手扶着胀得紫青的鸡巴,用手轻托着赢
盈的屁股,狠狠地坐下去。赢盈整个人如同受刺激一般的坐了起来,双手向后撑着管中邪的膝盖,用力地挣扎着,
呻吟道:


  「啊……别……别这么用力,我受不了……」管中邪根本不加理会,变本加厉地大幅度抽插,连续几十个回合
下来不见衰减,不管赢盈是否能够习惯他的暴虐。帐内黑白的人影在交缠着,两人交合的地方早已经黏糊一片,每
一次起落都拉起大片的黏丝,赢盈的臀部上还挂着一些随着抽插喷溅而出的白色黏液,双腿之间也是一样。站在门
外看着这一幕的项少龙,心里不知名的滋味更甚,他强迫自己不要冲进去,怕自己克制不住会有如打开潘多拉的魔
盒般,一发不可收拾。


  听着耳边不断传来可瑜尖细的娇啼,看着那趴在管中邪胯下不断挣扎和娇吟的雪白胴体,索性眼睛一闭,不去
理它。赢盈被插得浑身颤抖,眼泪都流了出来,半闭着眼睛仰起头呻吟着,一对丰硕的乳房被管中邪捏在手里任意
地玩弄掐按,嘴也是不是狠狠咬上一口。


  「呜!哦!」赢盈在管中邪的刺激下,娇媚地浪叫起来,居然被激起性欲和知觉,乳房也因此高高地挺起,上
面布满了红色的手印和齿印,表情也从原来的痛苦变成舒缓,双眼迷离,双腿夹着管中邪的腰,挺着屁股,好让管
中邪能插得更深。营帐里充溢着淫荡的叫声:


  「啊……再快点……好舒服……用力……啊……插到花心了……要坏了……受不了了……啊……用力……再干
深点……」管中邪粗大的阳具在赢盈阴道内不断耸动,赢盈再也受不了如此刺激,一丝不挂的玉体痉挛绷紧,「啊
————」立时娇啼出声,一双优美修长的雪白玉腿攸地在管中邪臀后盘起,将他紧紧夹在胯间,阴道花径中滚滚
阴精喷涌而出……她的第二次高潮终于来了。管中邪继续抽插一会,看赢盈连呻吟的力气也没有了,也不愿再忍,
狠命地将粗长梆硬的阳具直插入赢盈狭窄阴道的最深处,硕大的龟头撑挤开她娇嫩滑软的子宫口,将浓浊的阳精直
射入赢盈深遽的子宫内……完事后,两人相拥而卧,体肢交缠,享受着男女欢合后的融洽滋味,生殖器还纠缠在一
起舍不得分开。


  项少龙见此,看管中邪的眼神里透出一股浓浓的杀意,随后重重咳了一声,走进营帐。管中邪由赤裸的嬴盈横
陈肉体上弹起,猛喝道:「谁?」嬴盈也骇然拥被坐了起来,不知所措地看着他,像头受惊的小鸟儿,脸色却无法
掩饰地透着高潮后的红晕,露在被外的原本雪般晶莹白皙粉臂玉腿,青一道红一道的全是抓痕和赤印,高耸丰满的
双峰依然傲然挺立但却红紫交加,齿印密布。她的身体还在抽搐颤抖着,显然是刚刚才完成惊心动魄的肉搏战,下
体一片狼藉,从她的粉红色的小肉洞中慢慢地流出了大量白色的精液,顺着她的大腿向下流着,阴屄口还在一张一
合的收缩着。